“好好好,睡吧。”爻森忍笑,走过来帮他把被卷成一团的被子盖好,“我一会儿再上来叫你。”王宇锡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歧义,试图挽救一下自己那从未存在过的形象,拍案而起:“我是指我羡慕邵哥有能让他性福的对象!我才不想被活塞一个小时好吗?!”王宇锡愤慨道:“是男人就该承认!都是一起鉴赏过岛国老师的兄弟,我知道你们只有这水平!”邵涵慢慢睁开眼,却被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给刺得皱了皱眉。他下意识地朝着爻森靠了靠,嘴里发出微微不满的哼声。王宇锡神情惊异地盯着他:“那你能多久?给兄弟几个说道说道?”房间里压抑断续的呻吟持续着,直到楼下玩乐的众人都纷纷上楼打算回房休息,才慢慢平息了下来。这时,爻森洗完澡走了出来,对邵涵道:“邵涵,你洗吧。”房间里的二人相拥在一起,邵涵被爻森笼罩在怀中,他本以为爻森会看在大家一起出来玩的份上会温柔克制一些,结果没想到爻森居然食髓知味地比上一次还要折腾他得厉害。“还有唏嘘。”“好好好,睡吧。”爻森忍笑,走过来帮他把被卷成一团的被子盖好,“我一会儿再上来叫你。”十几分钟之后,浴室的水声停了。邵涵慢慢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耳朵都浴室里的热气蒸得有些红。坐在床上的爻森抬头看他,见邵涵把睡衣穿得好好的,连扣子都一颗没落下的扣着,顿时哑然失笑。

半晌,王宇锡才恍然道:“……难怪邵哥起不来……不是,爻森,晚泻也是病啊,必须重视。”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对话让Titans众人再度陷入了沉默,王宇锡脸都憋绿了,最后实在忍不住质问道:“尼玛你是属泰迪的吗?!出来轰个趴都要啪啪啪!我刚才敲你门的时候你不会正在泰迪附身当中吧!”邵涵回头看了爻森一眼,立刻把手机往下盖在了床上。爻森没有穿上衣,背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水珠,他走过来问道:“怎么了?在打电话吗?”另外三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。等到爻森洗漱完从浴室里出来,发现邵涵又躺了回去。爻森哑然失笑,无奈道:“我好不容易把你哄醒你怎么又躺回去了?”楼下五六个人正坐在一起打游戏或者看电视,嘈杂的声音隐隐地传上了二楼。二楼一扇房门紧闭着,楼下的吵闹声被堪堪阻挡在了门外。“还有唏嘘。”另外三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。王宇锡神情惊异地盯着他:“那你能多久?给兄弟几个说道说道?”爻森:“请问我久不久和你有关系吗?”爻森一副明白了表情:“哦,不好意思,我不太了解你们平均阶层的行情。”

爻森:“不想起,让他多睡会儿。”邵涵一愣,随后低头抿了抿嘴唇,微微咬着嘴唇,鬓发底下露出微红的耳朵来。最后,他推开爻森,让他远离手机摄像头的可视范围,重新戴上耳机,把邵萌打发去做作业。“……”白悦一口水差点喷出来,“不不不这个真没有。”邵涵下来的时候,莫名接收到了Titans众人某种程度上十分敬畏的眼神。“还有唏嘘。”楼下五六个人正坐在一起打游戏或者看电视,嘈杂的声音隐隐地传上了二楼。二楼一扇房门紧闭着,楼下的吵闹声被堪堪阻挡在了门外。邵萌:“哥!你都不让我看看森神的吗!”

上一篇:黄金周如何过?中媒:一半中国人那周正在出止

下一篇:山东一名区环保局少:我们出放假企业没有敢偷排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