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涵将头深深地埋进被子里:“在房间里吃好不好……”邵涵将头深深地埋进被子里:“在房间里吃好不好……”除此之外,整场比赛下来爻森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他浑身不爽,有些憋屈,却又没法确切地描述究竟起源何处。邵涵脖子上还印着几点赏心悦目的浅色吻痕,露在被子外的手指微微地蜷曲着,爻森轻轻捏着他圆润的指甲把玩,嘴角扬着愉悦不已的笑。“嗯,好。”“感冒了吗?多喝点水。”林岚也没多想,随意问了一句,“没其他事,今天下午四点半在酒店大门口集合,别忘了。”“你看你都这么瘦了,不多吃点怎么行。”爻森伸手搂了搂他的腰,又摸了摸他肩膀,手里做着不太正经的事表情却颇为正道,“身上都没什么肉。”“邵涵,”爻森缓缓道,“不推开我我就继续了。”爻森的眼神深了几分,他右手往上挑开邵涵上身的睡衣,左手向下伸进他睡裤的松紧带里,跟给一个蚌开壳似的,缓缓把他腰臀周围的皮肤给露出来。邵涵抓着他肩膀和手臂的手指越来越紧,但至始至终也没有把爻森推开。邵涵的声音里有几分埋怨:“……腰酸。”

一个业余粉丝和职业选手对战还要故意放水?“邵涵,”爻森缓缓道,“不推开我我就继续了。”邵涵半晌都没说话,房间里只有暧昧旖旎的衣物摩挲声。爻森静静地等着,手也没再往下摸了。他虽然嘴上那么说,没得到邵涵点头他也不会真这么干。爻森也不太确定对方是真的放了水还是只是他的错觉,什么也没说,径自去找邵涵了。爻森无奈笑道:“我昨天买药回来你都已经睡着了,我就没叫醒你。嗓子难受的话赶紧起来吃饭吧,吃完饭再吃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邵涵的声音里有几分埋怨:“……腰酸。”爻森半开玩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不考虑进职业俱乐部吗?”爻森走过来坐下,在“我想抱抱你”和“要不我再去开一个房间我们分开睡”之间挣扎了一下,说:“你今晚吃饱了么?吃得那么少。”

上一篇:广东将女童水痘疫苗从挨一针改成两针:结果更好

下一篇:印度空军将收:若中印爆收空战 印度挨得过中国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