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涵吃着吃着,突然想起了今天下午健身房那一段不太愉快的小插曲。那两名先驱者青训队队员的话窜进他的脑海,让他心里一下变得有些沉闷起来。训练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,很快到了第二周的周末。邵萌是坐高铁来的,邵涵去高铁站接她。让小萌住太远邵涵不太放心,就在亿游附近找了一家酒店。王宇锡等人也借着爻森的光分了不少手工饼干,第无数次羡慕为什么爻森会有这么可爱的铁粉。邵萌希冀地望着爻森:“森神,下午和我还有哥一起出去逛街吧?”王宇锡等人也借着爻森的光分了不少手工饼干,第无数次羡慕为什么爻森会有这么可爱的铁粉。话音刚落,邵涵放在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邵涵擦擦嘴拿出来一看,来电人居然是小萌。这句话烙在爻森心头,让他微微怔了怔。爻森听到过的劝慰很多,来自队友的,来自教练的,来自亲人朋友的。可是邵涵和其他人都不一样,最简单的音节,最平淡的声音,分量却最大,最让他信服。邵涵:“嗯,她说她下周要过来玩。”邵涵被爻森的笑容弄得心里紧了紧,低下头盯着菜单,盯了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去,随口道:“那我就吃烤茄子和牛肉吧,烤面包也可以。”就这么被磨了半晌,邵涵心也软了。虽然知道小萌就爱用撒娇这招对付自己,可谁叫这法子百试不爽。他一想到妹妹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,还是决定最后坚持一下:“好吧,那你把作业带过来做,不要整天玩。”爻森抬眼看了看他,嘴角抬起:“跟我不用客气。”

“每天都倒计时着呢,我知道……”邵萌顿了顿,突然兴奋地提议道,“哥,下个周末学校放月假,我来找你们玩好不好!”“吃的什么好吃的呀?”“你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。”爻森本来是想和邵涵一起去接她的,邵涵没答应,说要是爻森去了那小萌一路就安静不下来了。

“谁看你呀,我是看森神,我要给森神烤小饼干!”邵萌当即就从善如流地使出了惯用的法子,“哥你让我去嘛,哥,哥我求你了,哥……”王宇锡等人也借着爻森的光分了不少手工饼干,第无数次羡慕为什么爻森会有这么可爱的铁粉。小萌的电话邵涵一点没必要回避爻森,直接接了起来:“喂,小萌。”看着邵萌雀跃的神情,邵涵心里有些担心。看邵涵吃东西时微微起伏的脸颊,爻森心里不禁产生了一种投喂的愉悦,又从木签上取下一整块烤面包递给邵涵,邵涵见状说:“你吃吧,我已经吃了两块了。”“你一个人去吃烧烤?”爻森笑了:“你不元旦节才回去过吗?小萌这么黏你?”本来不是这么回事儿的事被小萌一说,邵涵倒真的莫名觉得有些心虚,转移话题道:“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爻森有时候也很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见到邵涵第一面时就被他吸引了,可现在这个答案他都不需要再去思考了,因为喜欢的人好在哪里这件事根本说不完。“你一个人去吃烧烤?”

上一篇:好华裔教者:里对中国强大年夜的如古 好觉得很有降好

下一篇:媒体:处所债监管释下压疑号 两省问责数十名民员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